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短故事

王源是我的初恋。

 

我对他的那种喜欢和以前对女生的好感不同,是非常轰轰烈烈,排山倒海的。总之,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心里就不免有些骚动。

 

我在A市租一套房子住。其实是由于一些……杂七杂八的原因才从C市搬来A市,至少要住上十天半个月。

 

王源就住在我对门,他长得特别好看,虽然是个男生,但是我第一次见面就忍不住用一个词来形容他。

 

迷人。

 

他真的特别迷人!从头到脚,举手投足,不是那种高贵冷艳的迷人,是一种招人喜欢的姿态,很可爱。

 

他长得也是很好看。嘴巴薄薄的,但是很饱满。耳朵有一点儿大。眼睛最好看,是那种又大又圆又亮的杏仁眼,扑闪扑闪的。我当时就被这只眼睛给吸进去出不来了。

而我那时候也很悲哀的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偏离正轨了。

 

心里很苦。

 

过了一段时间,我转念一想,也许我的性取向很正常。因为除了王源,我看到其他男生的时候一点点感觉都没有,还不如那些个大胸妹。所以就可以这么说——只不

过,我喜欢的人刚刚好是雄性罢了。

 

那一刻,我的心里简直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亮敞爆了。

 

可我和王源根本就不熟,刚开始见面连招呼都不打,到了后面也只是点点头招招手示意示意友好。

 

我决定和王源熟络起来。

 

而还在我还没准备好以怎么样的方式出场正式认识王源的时候,他却先出场了。

 

那时候我在楼底下修我爸扔给我那辆破三轮,它不知道怎的车链条掉了,开不了,我很恼火,拿着锤子咣叽咣叽就开始捣鼓。

 

那时候天儿还早,我敲巴敲巴的声音确实也是吵。正在我坐下来休息的空当,我听见呼啷呼啷开窗的声音,然后从楼上传下来一个声音:“楼下的,小声点。”

 

我也是有少爷脾气的,刚想朝楼上吼一声发火,他妈这人敢再嚣张一点吗,说话不会好好说啊。

 

一抬头就看见王源的脸在五楼的窗户探着,头发乱七八糟,很是可爱。

 

我当时就有些懵,情急之下挤出一个很不自然的笑,强壮镇定对他说:“对不起啊。”

 

我和王源后来在一起后,他跟我说我那时候笑的像天使。

 

我问他,是不是拉屎的屎。

 

他说你滚去拉屎去吧。

 

王源看到我对他笑,有点慌张的说了句“没事”,就又骨碌碌的关上窗了。

 

我在楼底下继续修车,只不过手有点打颤,锤子差点敲着自己的手。

 

后来很快有了第二次相遇。一天早上我正准备出车,王源就从旁冲了出来拦住我,问我能不能载他一程。

 

我心说我恨不得你每次都可以坐我的车。

 

他是大二生,趁着寒假做兼职,在图书馆当管理员。我问

他为什么选了这个工作。

 

他说:“因为我喜欢书的味道呗,我从小也喜欢读书,各种各样的书。”

 

我从那以后就天天跟着他来图书馆看书,为的就是能和他有一样的爱好。

 

后来我们就真的熟起来了,他邀我去他们家看电影,我当然乐此不疲。

 

没想到这还给我了一次抱得美人归的机会。他看了电影不敢睡觉,让我来陪他睡。我接到电话那会儿确认了好几遍,最后告诉自己,这次真是走运了。

 

后来糊里糊涂也不知怎么就在一起了。在一起的细节就不说了,反正就是很虐狗:)好吧,透露一点,我嘴对嘴给他喂了一颗爆米花,甜甜腻腻的。

我们的恋爱谈的不算轰轰烈烈。我喜欢牵他手,摸他头,看他说话,然后歪头亲他,看见他就会笑起来。我身上好像有一个笑容开关,一见到王源就会打开,几乎关不上。

 

但是好景不长,我要回C市了,虽然也不是不会回来,但是一想到不能每天都看到他,就忍不住的难过。初入爱河就要分开,这让我很吃不消。

 

我走那天他送我去火车站,一路上心情都像坠入低谷了一般。他问我是不是他的初恋。我说当然。

 

幸好是这样。

 

我回了C市忍不住的想他,每天都给他打电话,话费没几天就打完了。他要开学了,很忙,但是每天都给我电话。我也要开学了。但是我们就像有默契一样,百忙之间都能抽出空隙来关心对方,让对方不因为想念而那么不好受。

 

爱情就是需要两个人的奉献,才能美好。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一些女生会因为男朋友的不关心而闹分手了。

 

但是没多久,我就得到了一个回A市的契机。我之所以回来,是因为要上学。

 

我大一刚开学,本来也不知道自己的学校在哪。后来问了我妈,我妈说:“F大啊,F大当然在A市了。

 

我当时整个人就斯巴达了,王源不就是在A市吗!

 

回校收拾行李的那天没课,于是整理完宿舍就屁颠屁颠跑去王源的学校找他了。

 

王源是大二,所以已经开始上课了。我本来想给他个惊喜,可是我耐性差,于是迫不及待的发了短信给他:“你下课来校门,我在这等你。”

 

他果然来了,头毛因为跑的急被风吹的蓬蓬的,像一只小香菇,特别可爱。

 

他见到我高兴的眼眶都红了,带着我一天都在外边疯玩,吃烤串,吃牛排,吃臭豆腐,快把小吃城都给吃空了,他又拉着我去坐摩天轮。

 

我在摩天轮到达顶部的时候凝视王源,他正看窗外,手和我食指交扣牵在一起紧紧的,嘴角带笑,很美好的样子。

 

我倾身吻了吻他的发顶,他抬起头来,我的唇便碰到他的眼睫。然后我的脸向下移,捕捉到他的嘴。

 

我边亲边笑,搂着他,边吮他的下唇边咧开嘴,脸部肌肉都要笑酸了。

 

王源儿也笑,只不过没张多大嘴。我把舌头退出来,嘴唇贴着他的:“王源儿,我特别想你。”

 

他向前凑一下,啄一口我的唇:“我不也是吗。”

 

我笑的更厉害了,手拉过他的肩膀搂进怀里,双手扣住他,亲吻他的后脑勺。

 

后来我们回了他家,他在路边摊吃了烤肠喝了点酒,昏昏沉沉的,我便背他上楼,他一路上都咯咯咯的笑,酒气喷在我领子上,痒痒的,弄得我直缩脖子。

 

他拍我的肩:“哎,王俊凯。”

 

我问:“怎么了?”

 

他说:“你是不是傻啊。”

 

我哭笑不得:“你怎么又骂我啊你,我宠你你也不能这样儿的。”

 

他嘿嘿嘿的笑:“你不傻你跟我在一起干嘛?”

 

我拍拍他的屁股:“你才傻好吗,我喜欢你,为什么不和你在一起?”

 

他说:“哎呀,你看你长得又帅,又有钱,多少女孩子喜欢啊,干啥子找我啊?”

 

“……我可以不对这个问题做出回答吗?”

 

“不行!”

 

“好吧……因为我喜欢你嘛,就这么简单。”

 

“就这样?”

 

“是啊!”

 

他突然高兴起来,嘴巴搁到我脖子上噱了一口:“我也喜欢你!哈哈哈!”

 

一听他这狂放的,沾着酒气的笑声就知道他是喝醉了。

 

后来他连趴在我肩上都开始摇摇晃晃的,醉酒的人比平时要重很多,我也有点抱不动。他的腿晃晃晃,左腿就从我手掌里掉了下来,拖着地板,鞋底摩擦的吱嘎吱嘎响。整个人是吊在我身上的,手卡着我的脖子,让我喘不过气儿来。

 

幸好当时已经到他家门口了,我对他说:“你再坚持会。”然后一鼓作气用了吃奶的力气找了他的钥匙开了门,再连拖带拽的把他弄到床上。

 

他没睡着,但是晕乎乎的,闭着眼睛嘴里嘟嘟囔囔:“山城啤酒,知心朋友……!”

 

我正把被子摊开来:“还知心朋友,你给他们代言啊。”

 

“一醉解千愁……凯哥!下次再来!爽……”

 

“……”

 

他挥动着双手,嘴里不停的叨叨:“喝酒啊真是美妙……”

 

我走过去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扳稳了他,然后从腋下把他整个提起来在床上放好,又给他盖好被子:“你在这里躺一下,我去给你放热水冲一冲你这一身酒臭味。”

 

“你才臭,你汗臭。”

 

“好好好,我汗臭我汗臭。你好好呆着啊。”

 

还真拿他没办法了。

 

放满一浴缸的热水想要叫他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稚嫩的酒呼噜震天响。我只好把他抱到卫生间里。

 

给他脱衣服的时候,我犹豫了。但还是硬着头皮,一件一件的往下脱。我每看到他泛着红的身体就避开一下,从始到终都红着脸。

 

最终把他放进浴缸里,他整个人除了脑袋都被泡沫挡住了的时候我才好了一点,给他用手指尖轻柔的搓揉头发,用浴球给他洗身体。他醒了,眼睛不睁开,偶尔冒出几声咯咯咯的笑,显得不合时宜。

 

他突然问我:“那你还回来住么?”

 

我迟疑了,因为我妈并没有说到住宿的事情,估计是想让我住校的。

 

我说:“不知道。”

 

“我想你回来。”

 

“……”

 

“你回来,好不好。”

 

“……”

 

他突然伸出双手,做出拥抱的动作,手臂上还滴着水。我将头凑过去一点,就被他一把抱住,脖子后边湿湿痒痒的。

 

我的脸更红了。

 

他在我耳边说道:“你回来。”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好。”

 

我决定试着征求一下我妈的意见。

 

刚开学时间不是很多,因为要军训。我们学校军训去了一个偏远的部队,鸟不拉屎的地方,住宿条件特别差,高低床看起来摇摇欲坠,卫生间的淋浴头到处乱喷水

 

我就每天晚上睡觉前窝在被子里跟王源吐槽恶劣的生存条件。王源说,你得了吧,我们那时候还要半夜站岗的。

 

我说,啊?这么惨。我们好像不用。

 

他说是啊,你们真好运啊。

 

我当时还有点庆幸,结果到了半夜就响起哨声,我和隔壁寝室的秦浩然被叫去站岗了。

 

我打着哈欠还得拼命打起精神站直,嘴里一个劲的吐槽。秦浩然就安慰我:“我们至少是第一批,接下来就不会轮到我们了。”

 

这么一想好像真的心里平衡了些。

 

平时白天训练也好不到哪去。早上六点爬起来,晨跑六圈吃早饭,只有稀饭和鸡蛋,总是吃不饱。我们一群人还要像晾在太阳底下的萝卜干似的绕着场地跑圈,再做深蹲,再站军姿,每天都汗流浃背。

 

回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黑了一圈。王源看着我的脸笑的喘不过气:“哎哟王俊凯……你怎么黑成这个样啊!太丑了,我都不想认你是我男朋友……”

 

我趁他不注意戳了一下他的腰窝:“说什么呢?”

 

他整个人弹起来一下又掉回原地:“我错啦!别戳了大哥!QAQ”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机会问我妈:“妈,我能不能不住校啊?”

 

我妈斜了我一眼:“你有病啊,不住校住哪,住大街?可以。”

 

“……住公寓。”

 

“住什么公寓?!真当你家有钱没处烧啊?”

 

我整个人都变得诧媚起来:“妈~~求你了~~我可以和同学合租的!房租减半!你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啊妈……”

 

我妈最终还是被我磨的妥协了:“随便你吧,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我凑上去亲了一下她的脸:“妈!爱死你了!”

 

她很嫌弃的抹抹脸:“平时不见你这么孝顺我,一有事情就这么狗腿。东西你自己搬,我可不帮你。”

 

我于是自己拖着三四个箱子到了王源家,引出不小动静,周围的邻居甚至有几个伸出头来看。

 

王源帮我把箱子推进房间里,拍了拍手:“好啦!你快收拾吧。”

 

我走过去拥住他:“不要。”

 

“……那你现在要干嘛?”

 

“谈恋爱。”

 

他笑的很甜:“跟谁?我啷个不知道?”

 

我说:“当然是跟你撒。”

 

他说:“嘿嘿嘿,我是攻。”

 

我惊叹他胆量不小:“嗯,志向不错。”

 

他一本正经的说:“我说真的,我要当上面的!”

 

“嗯,骑乘位。”

 

他的耳朵一下红的能滴血:“谁想到那码子事去了啊!我不管,我要做攻!”

 

“你自己都说是要当了嘛,说明现在你不是。”

 

他翻了我白眼:“哦。”

 

我讨好般圈他圈的更紧:“让你当,让你当行了吧……”

 

我没想到他会把我一下扑在床上,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王源。一瞬间的,我就已经躺在了只有床垫的床上,身上是胡乱亲着我的王源。

 

我力气大,推了一下肩膀反身将他压身下,手指用色气的力度抚摸他的脸颊。

 

我也是精虫上脑了,不管不顾的就开始吮他的嘴唇,吸他的锁骨,手在他身上乱拨弄,把他一边肩膀的衣服都扯了下来。

 

后来我嫌这里脏,把他抱到了他的卧室。他被我摁在枕头上耸动,嘴里不停发出细碎又隐忍的声音。我的动作很轻也很慢,嘴里还要不停安慰他。

 

事后我帮他清理,还洗了床单和衣服。他跟我说了一句:“我几天都别想走路了。”

 

我走过去玩味的问他:“那现在,谁是攻?”

 

“废话,当然是我。”

 

“呵,攻会被受弄的连路都走不了?”

 

他被我一句话噎的满脸通红:“要不要脸啊你!”

 

End.

 

评论(2)
热度(233)

© 生鱼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