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近距离恋爱 03

03


和王俊凯同居多年来,王源还养成了一个许多人都做不到的好习惯,就是早起。

他六点四十五准时起床,身边的王俊凯还在睡熟中,脸埋在王源头发里,光裸的手臂穿过王源脖颈和枕头间的缝隙搂着那副单薄的肩膀。

王俊凯睡觉时习惯了上身不穿衣服,王源也习惯了睡觉时被王俊凯光着身子搂着。虽然已经这么多年了,被搂多了也不再像一开始那么容易就脸红心跳,但这细节也万万不可少,它已经参透了他大脑中生活习性的那部分,被搂着总会觉得安心。

王俊凯是他的依靠,他不能离开的。

王源起身掀开被子一个角,将王俊凯的手轻轻搁回去,猫步轻悄下了床。

出房间之前想起来貌似忘了什么,赶紧退回床前,背着手弯下腰吻了一下王俊凯睡梦中的脸颊。

王俊凯一瞬间睁开眼睛,手精准的摸到王源的手,大脑尚未作出反应,已经十指交扣住了。

“怎么又起这么早…”

王源捏了捏王俊凯的手指尖,“我早都习惯了,倒是你起的这么早做什么,我去准备早餐,你再睡会儿,我七点半再喊你起来。”

王俊凯闭上眼睛笑了笑,声音里有掩不住的疲累:“宝贝儿受苦了。”

王源“诶”了一声:“怎么还说这种话…你慢慢睡吧,我今天给你做蛋包饭。”

王源刚要走,又被王俊凯拉着手不松开,无奈的问了句:“又怎么了?”

王俊凯笑眯眯的,手对王源做了个“过来”的动作。“让我亲一下。”

王源有些脸红了,慢慢悠悠踱步过去,被王俊凯拉着肩膀腰往下弯,嘴被用力嘬了一下。

“去吧,等着我老婆的大餐。”

“去,谁是你老婆,叫老公。”

“哟,老婆还炸毛了。”

“王俊凯你再乱说信不信我……”

揍你。

这两个字儿被接下来王俊凯再次吸吮他嘴唇的动作淹没得无影无踪。

王源是红着脸去厨房的,王俊凯好长一段时间没和自己肉麻了,突然这么来一发,他倒还真有些回味无穷。

谁说人老了就不需要暧昧了?况且他俩还二十出头,远远赶不上老人这一说。



一打开冰箱柜门才发现原来鸡蛋已经所剩无几了,不过这三四颗也足够做一顿双人份的早餐。王源洗了手围上围裙,小心翼翼的捏出那几颗蛋。

这围裙其实有着不太光彩的过去,王俊凯曾经心血来潮让王源裸着身子只穿一条围裙在自己眼前站军姿,王源无语之余只能服从,结果最后受委屈的还是自己,王俊凯自己偏要点燃欲求的引线,看见王源这身装束激动得不行,硬是一把将王源按在沙发上干了个爽。

王源第二天落得了个悲惨的下场,一动后面就疼的流泪,腰还酸得很,说什么都不肯理王俊凯了。

王俊凯为了安抚自家媳妇,还专门跟公司请了一整天的假在家陪王源,王源扔枕头他就接着,王源甩拖鞋他捡回来套回王源脚上。

他倒是没有半点怨念,还乐呵呵的,只要能将王源吃干抹尽,做什么都乐意。

毕竟王源是此等唇红齿白的人间尤物。



王源将三颗蛋在灶台上敲几下敲出裂缝,再一一倒进玻璃碗,一手握打蛋器一手端碗。动作老练娴熟,铁丝在碗壁击打出“噼啪”的响声。

突然一双手臂环绕过自己腰际,手掌在腹部靠近肚脐约三厘米处扣住。王源心跳一滞,停了动作,噼啪声截然而止。

“怎么不继续了?”王俊凯低沉的声线从胸膛贴着自己的后背传来,伴随的是久违的酥麻感顺着一节一节脊椎骨攀爬而上。

“你可吓死我了!”王源嗔怪道。

王俊凯漫笑着吻他侧脸,嘴唇划过鬓角有些扎扎的。

“胆小鬼。”

王源最近找了空闲去街边理发店把鬓角的头发给剃短了,整个人显得要精神很多。

“你老这样搞突袭,还怪我…”

“那怪我怪我,宝贝儿,我的饭好了吗?”

“没看正打蛋呢吗,出去出去,很快就好了,你在这碍事。”

王源终是没把王俊凯赶走,于是被全程backhug着做完了早餐。王俊凯还偏说这样做出来的蛋饼才更好吃,是爱心蛋饼。

王源嗤之以鼻:“我怎么感觉你在我旁边是影响我厨艺的发挥呢?”

王俊凯惊呼好笑,“明明我也是个大厨好吧!王源你要这么看扁我我拿个麻袋给你讲。”

王源狂笑,“别想让我忘了上次你没敲蛋壳就把蛋扔平底锅里的事儿,记得清清楚楚呢,记这儿呢。”说着指了指脑袋。

王俊凯悲痛的在喉咙里呜咽一声,叫嚣着“欺负人啦”,一边抱着王源不撒手,摇摇晃晃吊着像个巨型婴儿。

王源心想这王俊凯一米八六快赶上一米九的个子还能这样跟自己撒娇,也挺不容易的,于是手捏了刚包好切好的一块蛋包饭,一转头塞进王俊凯嘴里,哄小孩子似的语气说:“乖啊,不哭了,爸爸喂你吃饭饭…”

王俊凯眼睛都瞪大了,无奈嘴里还塞的满满当当的,只能干瞪眼睛。

等嘴里的东西嚼了咽下去后,终于能表示反抗:“王源儿你要造反是吧?”

王源伸出尾指揩掉王俊凯嘴角粘着的一颗米粒,憋着笑回答:“我哪儿敢啊…”

不料王俊凯竟挠起他痒痒来。这下可就不行了,怕痒从来都是王源一个无法逾越的死穴,不论挠痒的程度轻重都很敏感的缩起全身。

王源躲避着王俊凯的手指进攻,趁着一个机会往王俊凯松开的臂弯地下一钻,一溜烟儿跑客厅去了。

王俊凯当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王源走哪儿他跟哪儿。

最后王源还是被提溜着领子压在沙发上,王俊凯压在他身上,手一个劲的愈加用力的挠痒痒。

王源有些受不住了,便在沙发上扭来扭去,嘴里还小声求饶着:哥哥我错咯…哥哥我错咯…

王俊凯正挠得高兴,闻言动作刹了车,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源。

这么多年了,王俊凯从来都禁不起撩。他对于性这方面完全不存在自控力,一点就燃,一燃就酿成灾。

偏偏早上一般都是男性血气方刚的时候,这火烧的更旺。

王源瞧见他灼热的目光,本来还想问怎么了,结果下一秒王俊凯顶胯时感受到大腿处一个巨物硬邦邦盯着自己,瞬间明白这流氓想干什么了。

于是别过脸赶紧推王俊凯,“滚厕所去!”

王俊凯知错就改,乖乖进了厕所。

这一进就是整整十分钟,到最后王源都以为王俊凯晕在里头了,慌里慌张敲门,贴到门上听动静,没想到传来依旧是隐隐约约的粗喘声和水声,那人还没停。

果真是……禁欲太久了吧?



王俊凯因为刚刚的小插曲感觉有些不自在,尴尬的吃完早餐后换西装准备出门,王源叫住他,手里绕着一条黑色领带。

“这么着急,领带都不要啦?”

王俊凯挠挠头,王源已经站到自己面前亲手为自己系上那根领带,末了在胸脯拍了两下:“怎么最近瘦了。”

“升职以后工作量大了好多。”

王源难免心疼,可王俊凯为了养家,他没有理由阻拦他。

唯一能尽到的菲薄之力,便只有陪伴了。

想起厨房的垃圾还没清理,赶紧叫住王俊凯:“哎,等我下,我和你一起下去丢垃圾。”

王源三下两下掂了垃圾出来,跟着王俊凯一起下楼。王俊凯临走前要索吻,被王源推拒:“上你的班去吧,别老惦记着这个了。”

王俊凯于是颓丧的离开了,上汽车驾驶位前还猛地给王源飞吻,模样傻里傻气,逗得人忍俊不禁。

汽车扬长驶去,车尾排气管突突突冒出烟。王源目送那辆满载自己记挂的车消失在视线外后,方才恍恍惚惚上了楼。





tbc.

评论(39)
热度(463)

© 生鱼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