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夫管严

养生狂魔凯×泡面狂魔源


——


我有个哥们叫王源,是弯的,还是下面的那个。


他有个男朋友,叫王俊凯,长的帅又多金,对他也不错,温文尔雅,哪哪都好,两人也同居两三年了,已经是筹备结婚的关系。


但这王俊凯要说好,也不完全好。他有个缺点,依王源来说是很烦人。王俊凯是搞养生的,自己开个小公司专门弄各类保健品,以致我每次去王源家里打游戏,他给我准备的饮料永远都是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王俊凯在养生这方面,管王源可不是一般的严。每天九点半准时上床睡觉,不准熬夜,不准睡前看手机,早上六点必须起床晨跑两公里,早餐必须吃全麦面包和牛奶。


王源发牢骚的时候告诉我,这些他都忍了。但王俊凯最过分的是管他吃东西,不能碰零食不能碰快餐,更别说方便面了。要说王源最喜欢吃的东西就要数方便面,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他几乎一星期能吃完一箱,一天三餐加上夜宵,每天吃四种口味,兴致来了,打个荷包蛋。他说这就是享受生活。但跟王俊凯在一起后,他就再没享受过生活,家里连方便面盒子都不能有。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打击,无疑身处地狱一般。于是只能趁王俊凯白天上班的时候偷偷吃,吃完了还一定要打扫干净,连一块面渣子都不能留下。


我坐在他对面,看他撑着下巴歪着脸,一脸丧气的搅着面前的咖啡,有些想笑,说道:“兄弟,你真的蛮拼的。”


王源:“我有什么办法!我一天不吃心里就痒痒!真他妈烦死了,我有时候真想甩了王俊凯,凑合凑合跟你得了。”


我:“……别介,别祸害我这新时代少有的电线杆了啊,我可是要娶妻生子成家的。”


王源撇撇嘴,突然皱眉扶了扶腰:“快给我疼死了……这王八蛋……”


我故作不知情,问他:“怎么了这是?”


他给我翻了个白眼:“知道还问?”


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无非就是又吃泡面被发现了,然后他老公一气之下把他关进房间干了个爽。

问我怎么知道?


开玩笑,我可是亲眼见识过的人。


上次王源方便面瘾又犯了,同时游戏瘾也犯了,于是盛情邀请我去他家陪他吃泡面打游戏。我问他:“不怕你家老公啊?”


他回我:“哎,怕个屁,那混球出差了,大概个把月才能回来,咱们俩好好玩个痛快,吃个痛快。”

我听他这么一说就放心了,于是当即去了他家,还应他的要求买了一大袋方便面。


这场方便面盛宴足够痛快,王源一口气煮了三锅,一共六包,两人捧着脸那么大的碗,腿上架着笔记本电脑在客厅打boss。本来王源是打算让我们两个分着吃,但我对方便面的感情没那么狂热,而且正在减肥阶段。王源可是怎么吃都吃不胖,所以我只吃了不到一锅,剩下的被王源全干完了,边吸溜着面条边含含糊糊的吆喝着“弓箭手顶上去”“我靠奶妈呢”,不时激动起来喷几粒方便面渣子,真可谓如火如荼淋漓尽致。我喝着热乎乎的冬虫夏草,手指流利敲击键盘,衷心为我的哥们儿重获自由而高兴。


我和王源所在的队伍刚刚接到打五十个怪的任务,就听见门口有响动。王源嘴里还叼着勺子,一脸懵逼问我,“有小偷?”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王源认定那是小偷,于是从厨房抄了个平底锅在门旁边等着。没一会儿脸色变了,朝我做口型:“门口那是不是钥匙声?”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他还没反应过来,门已经被打开了。是王俊凯,一脸讶然看着造型怪异举着锅的王源,“这是……送我的礼物?”


王源呼吸大概是停滞了,举着平底锅一动不动,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想起客厅一派风卷残云过后的方便面残余,嗖地一下冲回客厅来了,抓起一个锅就要塞垃圾桶里。但为时已晚,王俊凯慢悠悠迈着步进来了,“宝贝儿,又吃泡面?这可不行啊。”


王源哭丧着脸向我求助。


我望向天花板,淡定地呷了一口冬虫夏草。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


于是我第一次眼睁睁看着我的好哥们儿被他的男朋友扛进卧室锁上了门。不用想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作为一名堪比电线杆的直男,对于这样的咸湿场面难免激动——于是我选择了偷听。


刚开始没什么动静,隐隐约约能听见衣物摩擦的声音,后来就听见王源隐忍的叫声。再后来就不对劲了,伴随着床板愈加剧烈的嘎吱声,王源的叫声如同海浪,一声更比一声高。还有一小段对话,用词都露骨的很,让我不禁感叹,原来王俊凯平常那么温文尔雅,在床上也是衣冠禽兽。


“王源,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故意……什么?……啊……”


“故意让我发现你吃泡面,然后干你啊。”


“干……干你个……啊啊啊……你他妈给老子慢点……”


我此时只能选择目瞪口呆,同时感到悲哀。单身贵族,大概也就只能偷听别人啪啪啪,与纸杯里暖呼呼的冬虫夏草做伴了。




完.


评论(43)
热度(1401)

© 生鱼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