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躁动 11

前方高能源哥变身害羞源与凯哥虐狗注意


11


两人持续着无言相对,王源的下巴搁在王俊凯的肩膀上许久,有些酸麻,要抬起头却被王俊凯又要按回去,不禁皱眉道:“我也不矮了好吧。”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愿意再做这小鸟依人般的动作。


王俊凯嘿嘿一笑:“好好好,不做就不做。回去吧,他们该等急了。”


谁都没提一句喜欢,也都心知肚明,手指头悄悄一根根勾在一起,最终成了十指相扣。王源看着交扣的两只手,笑了。王俊凯看他笑,便也跟着笑。


活生生两个坠入恋爱的傻子。



回到KTV,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俩之间气氛不对。王源刚来的时候王俊凯还冷淡的很,连过去打声招呼都不屑,此时此刻却有如牛皮糖一般黏在王源身边,形影不离。


这实在奇怪。


王俊凯两个哥们儿看出端倪,悄悄耳语道:“他俩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你也觉得是吧……我也这么想着,从刚刚回来就不大对劲。”


更让人咋舌的是王俊凯王源这俩家伙居然对唱起来,一人一句好想你,你侬我侬,含情脉脉。人群喧哗哄闹不断,但大多都是调侃调侃,开开玩笑,也没人想到这俩人还真有那样的关系。


王源夺了酒瓶子,边唱就边往嘴里灌,酒瓶子砸得砰砰响,嘴里嚷嚷着:“不醉不归啊!今个儿抱得美人归,尽兴就好!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众人一看这王源醉了还开始讲诗了,觉得挺好玩儿,都哄笑起来。也没人在意到他那句话里的抱得美人归几个意思。王俊凯却明白的很,坏笑浮现脸庞,手悄摸地钻进阴影里,猛地捏了一把王源的屁股,又装作若无其事。


王源本还耍着泼,忽而某个偏私密的部位被人一捏,未出口的话憋回去了,脸也涨的通红,像只番茄,红彤彤的,只不过头上还好似冒着蒸汽。


王俊凯趁势又捏一把。


王源酒意被羞赦逼退一半,臊红着一张脸低声骂道:“混蛋!”


王俊凯被骂了也不生气,反而觉得这人可爱,笑得更厉害了。



生日会办到晚上十点多便散了,人群三三两两回去,最后余下王嵩嵩王俊凯王源三人。王源又喝得瘫醉,躺在沙发上嗬嗬傻笑。王俊凯看他一眼,转头对自家弟弟道:“你先回去吧,我送王源学长回家。”


王嵩嵩懂事,没想太多便听哥哥的话回去了。王俊凯蹲在王源旁边端倪那张醉脸,睫毛纤长,嘴唇不时张几下,呵出阵阵酒气。


趁着这酒气氤氲,王俊凯也就装了醉,低头吻上那人滚烫的唇。


稍厮磨一会儿便又分开,从始至终王源未作何反应,已然呼气清浅地睡熟了。王俊凯舔舔嘴唇,又在那人脸上亲了一下。


“乖。”



王源深夜梦回,突地睁开眼睛。方才他又做了噩梦,梦见王俊凯与他争吵,两人都气势汹汹,事态无法挽转。他内心有个声音在说对不起,却口不对心,说得直是些讽刺伤人的话。


王俊凯在他梦里抬起头,倏忽红了眼眶那一刻,他急喘着醒了来。


入目是黑压压一片天花板,周身静谧如止水,只余空调运转的微弱突突声。他心想这应该是王俊凯家里,之前来过的。可身上总有压迫的不适感。朝旁边一看,正瞧见王俊凯如同一只大型树袋熊,手臂膝盖都缠在他身上,眼皮轻阖,鼻梁高挺。之前还没怎么仔细观察过,现在看来,这小子瞧着还挺养眼。


王源依稀记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但宿醉醒来,头昏目眩,太阳穴间歇地跳,缓了神才理清了思绪。昨日的KTV生日聚会,王俊凯拉了他出去,说要他作礼物就行,还有两人如同交颈鹅似的拥抱……


要搁以前他肯定受不了这等肉麻事,可现在这肉麻事是和喜欢的人干的了,就没那么隔应,反而觉得从内心深处渗出微微丝丝的甜,随着一腔春水,漾出螺纹似的水波。


曾经他是酷炫狂拽叱诧校园的源哥,现在居然一夜之间成了纯情少男王源。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还闭着眼睛在脑海里认真描摹了下王俊凯依偎在他怀里的场景,娇吟连连,满脸羞红,顿时浑身发毛,不寒而栗。


……还是做做牺牲吧。


他在窗外灯光的映照中摸索到王俊凯的鼻尖,食指拇指合伙儿轻轻捏了一把,语气霸道:“小子,我为你牺牲这么多,你敢对我不好,看老子会不会再把你揍一顿。”


他刚嘟囔完这句话,王俊凯动了,喉咙里不爽快地哼了几下,也不知是不是醒了,迷迷糊糊的凑上来就要往王源脸上亲。王源没阻拦他,反而往他怀里依得更牢了。那人胸膛泛着热气,和自己发烫的脸一同交相辉映,仿佛要蒸出汗来,但他不在意,只想着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能靠多近,就靠多近。



翌日日上三竿时,王源被卫生间水声惊醒,还想蒙头再睡个回笼,刚闭上眼睛被子便被掀开,“起床了,猪。”


王源立时瞪圆了眼睛坐起来:“说谁呢你?!……”


王俊凯这小子狡猾,趁他发火便弯下腰照着嘴唇亲:“谁生气就是说谁。”


王源被堵了嘴,又没了主动权,干脆耍起赖,整个人重新窝进被子里拱出一个大鼓包,“你再让我睡会儿,我不管,你亲都亲了,我吃了亏,你怎么说也得补偿我……”


王俊凯哪里会如他愿,将那大鼓包从被窝里捉出来,捏着那人瘦削的屁股,又咬住耳垂,呼了好几口气,王源终是受不了了,一脚要将他踹开:“你他妈不知道会晨勃啊?”


随后埋着头不愿说话,脸早红欲滴血。


王俊凯知错,将埋着头的那家伙又搂进怀里,“不生气了啊,晨勃就晨勃,我又不会笑你。”


王源唔了一声,长臂猿似的挂在王俊凯脖子上,照着脖颈上的青筋使劲儿咬了一口,和他脸贴着脸,小声道:“呸。”


此情此景如同浸透了蜜,怕是令窗口歇栖落脚的鸟儿们都要蒙羞一番。




tbc.


评论(12)
热度(412)

© 生鱼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