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强制性心照不宣

BGM:花澤香菜-恋爱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下课铃声响过三阵,我方从睡意中清醒过来,抬头便瞅见讲台上奋笔疾书的化学老头停了动作,转过身来扶了扶鼻梁上的厚片眼镜。教室内歪七扭八倒了一片,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位还依旧坐直了听课,眼皮却也是忍不住地朝下垂。


化学老头眉头一皱,手中的黑板擦刻意敲击了几下,顿时一片粉尘缭绕,坐在第一排的几个被呛得醒过来,其他趴在桌上睡得直冒鼻涕泡的瞌睡患者们也陆续扶着脑袋打着哈欠苏醒,眼前的世界仍旧模糊。


这其中也包括我同桌杜威。


杜威抻直了胳膊腿儿伸了个懒腰,眼镜尚且没睁开,便问道:“几点了?”


我瞄了眼手表,“八点二十五。”


“下课了啊…”杜威嘟囔了一句,揉揉眼睛打算趴下去继续犯病。我见状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还睡个屁,不是你说今天大课间玩阿鲁巴的么?”


杜威闻此瞬间触电般弹起来,激动道:“对啊我操!今天阿凯哥!”他说完这句还想找我商讨一番,转头一看,我却已经挡着脸装作不认识他了。


下一秒化学老师的粉笔头便砸到了杜威头上,他惨叫一声抱住头。全班哄笑起来,我在一旁更是笑得捶桌子。


“杜威,还没下课!”


杜威只得唯唯诺诺连连应声。


等化学老头板着张脸走后,杜威揉着脑袋质问我:“李雨翔,还是不是哥们儿了?“


我勉强收住笑,抹了抹脸上的褶子,道:“是是是,威哥,小弟我错了。”


杜威趁机呼噜我头发,“好翔弟,哥带你去阿王俊凯。”


话音刚落,那边王俊凯已经朝杜威喊了一声:“肚围,你不是放狠话今天要阿我吗?别怂啊!”


杜威极其大佬地回了句“怂个蛋”,转头招呼我:“走走走,叫上其他人一起。”


杜威被一群围观群众前呼后拥先行出了教室,而第二主角王俊凯却迟迟不出现,我这个跑腿小弟需要回教室查看情况。


结果一进去,就看见那小子在座位上压根没挪屁股。我照着他脑袋一巴掌:“人都出去了,你在这怂啥?!”


王俊凯朝我摆摆手,指了指旁边坐着的他同桌。他同桌正在写作业,朝我俩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


王俊凯的同桌名叫王源,学习好性格好,据说当初是分班考砸了才进了我们这个普通班中的流氓班,还被安排了跟王俊凯这个远近闻名的大流氓坐同桌。可这学霸唯二的缺点,便是太书呆子,而且虽是性格好,却也整天如面瘫一般板着脸,不苟言笑。


说来也怪,王俊凯这小子霸道蛮横得很,唯独对他这个同桌耐心,平常拽得二五八万,到王源这儿,借个作业都能磨个半日。


我气急:“你在这弄什么幺蛾子呢?”


王俊凯转过身来背对王源,挤眉弄眼:“你小子瞎啊?!我在动员这名观众没看出来吗?”


“你吃错药了?”我一头雾水,“你是被阿的那一位啊大哥,这么积极动员观众围观你献丑啊?”


王俊凯又开始摆手,一脸不耐烦,嘴里哝哝道你不懂你不懂,又转过身去献殷勤,一会儿源儿一会儿源哥地叫,活像一只摇着尾巴争宠的腊肠狗。


……丑态百出。


我懒得理他,打算让杜威亲自来把这小子拖出去,没想前脚刚出教室,后脚王俊凯就跑上来勒我:“怎么样?还不信我?”

我刚想问什么怎么样,就看见他左手还拉着王源。而王源依旧扛着那副懵懂无知,说的难听点就是冰块的脸。


我把王俊凯那只胳膊扫开,一叠声恭维:“行行行凯哥你厉害你厉害,你牛逼你牛逼。”心里却想,这王俊凯,真他妈魔了怔了不是?


三人同行到人群那边时,杜威已经等不及了,点着脚在原地揶揄王俊凯:“凯爷这是临阵退缩?”


王俊凯给他竖了中指。杜威还想唠几句,一定神看见了王源,顿时眉间多了个川字,凑我身后问道:“这书呆子怎么也跟来了?”


我耸耸肩:“王俊凯死皮赖脸求人家来看他被围殴,我也没办法。”


杜威嘴角一抽:“没病吧他……”


我继续耸肩,退到人群外围开始看热闹。


呼声层层高迭,杜威带着一帮人蜂拥着将王俊凯扛了起来,越举越高,叫好声也越来越激烈。王俊凯满脸狰狞,眯着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某个方向,可谓风雨不动安如山。我顺着那目光看去,最终点落稳在人群最外围一个圆蓬蓬的头顶上。人围得很多,又乱,闹哄哄的,我看不清那人是谁,心里却隐隐约约摸到一层底。


顺着外圈凑到那头顶的主人旁边,余光一瞟,果然是王源。
而王源脸上的表情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眼眉弯顺,嘴角微提,唇上那两点酒窝若隐若现,用慈爱两个字形容毫不为过。


我有些被吓到,没想王源这万年冰冻书呆子还能有这样的表情。转回目光看王俊凯,那家伙依然目光如炬,盯着王源这边连瞳孔都不带动一下。


气氛越来越热烈,王俊凯的目光最终被起哄声冲散,杜威一行人毫不吝惜地怼着他往门框那边拥,“哐当”一声闷响,随之王俊凯撕心裂肺地“哎哟我操”出声,众人爆笑如雷。在我余光里的这一刻,王源的笑意忽而加深。说得夸张些,就像初春含苞带露的骨朵,乍然间盛放。


我不由得皱起眉,感觉心里又摸不着底了。




一直到下午放学,这层底还是没摸着。


我作为苦逼的值日生之一,握着拖把与地板上一块顽固的橡皮糖战争,边使力边骂这谁啊这么傻逼。骂着骂着,又听见有人在喊我名字。


我没好气道:“干嘛?!”


是王俊凯,声音从后门绕过来:“我先走了啊!”


我胡乱应了一声,继续低下头斗争,忽闻旁边两个女生嘟囔道:“王俊凯和王源这cp卧槽,我站定了……”


“是啊是啊,天天跟俩橡皮糖似的粘在一块儿,绝对不正常,甜死了甜死了……”


我盯了地上那块五彩的橡皮糖良久,猛地抬起头。


只见后门外俩人还没走远,王俊凯一如往常勾着王源肩膀蹦着走,王源低着头看手机,一静一动,居然也能极其自然地合为一副图景。他俩的确有缘,不仅分到了同桌,后来经交谈发现,居然还住在同一个小区。王俊凯可高兴坏了,每天在教室跟王源挨一块儿就算了,连放学还偏要跟人并排回家。


我隐约看见王俊凯的手在王源后颈上移动,像在找着什么,指尖稳定而缓慢地移动,最终慢慢地在那块细白肌肤靠左侧贴紧了。王俊凯无意间跟我提起过,说王源脖子后面那块有一枚苦情痣,在左边,说完还很炫耀的扒开衣领露出自己后颈右侧那枚同样的印记:“你看看你看看,什么叫缘分。”


我嫌弃道:“你这迷信封建的够了啊。”




不就是有缘一点,那群女生不就是受腐文化熏陶多一些,在他们看来王俊凯王源真的很不正常吗?


还是腐眼看人基……?(不要误会,这词儿我也是听说来的)


不管怎么样,我打算先跟上去看看。


说到做到,我猫着腰很快追上那俩人,在隔了大约五六米处缓步慎行。王俊凯开始唠唠叨叨,而王源依旧低着头玩手机,只不过神情不像往常那样冷漠,偶尔还会搭几句腔。 


我暗道: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嘛这俩人…… 


跟这俩人亦步亦趋出了教学楼,我心里那团迷雾已消散得差不多,百分之八十认定是那群腐女的臆想症复发。但既然已经跟到这里了,不如一探到底。 


两人进了东边的自行车棚,却并肩停留在同一辆车前。我躲在他俩某个视线死角里蹲着,定睛一看,可以判断出那不是王俊凯的自行车。大概是这小子忘带了吧,也没什么可疑的。


王源弯腰开车锁,王俊凯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发顶看,眼神灼然。


我看见这画面,心里忽然有些发毛。直觉告诉我:可能还是有点猫腻的。


果然不详的预感好似要应验,王俊凯突然捂着额头痛呼起来:“哎我草,今天杜威那群龟儿给我撞的,疼死我了……”


王源“腾”地弹起身子来,关切道:“还疼吗?”


王俊凯一副更痛苦的样子:“哎哟哎哟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王源犹豫了一下,伸出右手,“那怎么办啊……我……我给你揉揉?”


这手伸得极其小心翼翼,缓慢得很。然而王源殊不知这是王俊凯的恶作剧,指尖离那人额头只分毫之隔的瞬间,另一双手已迅速将他的右手捉了去,王俊凯随之低头在王源手上连着亲了好几下,从指甲盖到关节骨,又流转到手腕。我看得很清楚,那吻轻而迅捷,却不失深情,像要透过肌肤渗入脉络一般。


我躲在角落,只觉浑身每一根毛细血管都深刻的描绘了血脉贲张、目瞪口呆这两个词。


王源气急地抽回手,脸顷刻烧红至耳根,“你有毛病啊!”


王俊凯偷腥被斥责,方才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又换成了无辜脸:“王源儿,你今天在教室的时候都没怎么关心我……”


王源又有些心软,支吾道:“我……我那是……”


王俊凯继续无辜脸,那嘴撇的,让我直起鸡皮疙瘩。


王源揪着衣服,犹豫一番,最终又朝王俊凯贴了过去,我正满心的问号,就见王源极其、非常、极度紧张地,在王俊凯嘴角,印了一个吻。


……我心里呼啦呼啦奔腾过一群草泥马,这都他妈什么事儿??


更操蛋的还在后头,王俊凯那丫的显然是被吓到了,干瞪了一会儿眼睛,忽然就拽着王源两条细瘦的胳膊往旁边的墙上顶。


我内心大呼,卧槽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光天化日的你们这这这这是败坏风俗!!!快停下快停下!!


不过我的呼喊他们两个注定听不见,于是那俩丫的非常不负众望地就这么在学校的车棚里热吻了起来。


我瞬间眼前一黑。


不得不说王俊凯真他妈叫一个猛,捏着王源手腕的力度肉眼可见,还一个劲地屈起膝盖往王源腿间顶,嘴上也毫不疏忽,拼了命地啃咬,用的力道太过,以致好几次啃歪了到王源脸颊上,又不依不饶地啃回嘴唇。两人唇舌间的声音仿佛放大了百十倍,在我耳边3D立体环绕地嗡嗡作响。


我想逃……


怎么办……


在线等……


急……


末了王源不知为何低呼一声,一脚把王俊凯那流氓给踹开了,嘴里低声恼羞成怒道:“你他妈是不是在哪都能硬啊?!”


我:???????


王俊凯赶紧赔笑,凑过去还想再亲几下,被王源严词拒绝,一把推开王俊凯,满身戾气地跨上自行车,“快点上来,赶紧走了走了!”


王俊凯还想赔罪:“源源要不我来骑……”


“你可拉倒吧,就你这前面还杵着一根的样子,赶紧的滚后面去坐好!”


王俊凯只好乖乖听话,搂着王源的腰坐上后座,居然还不死心地要亲王源脸,被王源一巴掌拍歪了脑袋。


最后这小子彻底蔫儿了,悄悄隔着衬衫又亲了王源后背几下,这才坐稳。


两人被自行车载着,在仲夏近傍晚的闷热空气中渐行渐远,衬衫衣角被夏风掀起独特的弧度。


也许是单身狗被大虐后的错觉吧,总觉得这弧度也是心形的……


我在这一隅又蹲了许久,直到差不多消化刚才的一切,腿也差不多麻遍了,才站起身来,跌跌撞撞朝教学楼返回。




第二天我来的很晚。不是因为别的,前一天下午那事情实在信息量太大,我早想到今天注定一夜无眠,果真将近凌晨才睡着,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差不多是用的原力。


一进教室门就听杜威大呼小叫道:“李雨翔你快过来,跟我一起谴责王俊凯这个老王八羔子!”


说着就拽了王俊凯过来,一副要问罪的样子,指着王俊凯敞了一半的衣领:“你看看你看看!多么伤风败俗!我们凯哥谈恋爱了!”


王俊凯不以为然,仍旧一副痞里痞气的表情,像在说“看吧看吧随你便”。


而我看王俊凯的眼神依旧很心虚,只敢瞄他领子那块——红色的零散斑块不规则地分布在颈间,一看就知道是什么。


我下意识瞥向王源。他的表情也挺不自然,并且也欲盖弥彰地拉了拉领子。我仿佛看到衬衫领后的红印,顿时更确定他俩昨晚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事情……


我快疯了……


杜威眼睛尖的很,看到我的反应很反常,大呼小叫道:“我靠你个孙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给你个机会,如实招来!”


我以求助的眼光看向天花板,真心希望这一刻老天爷能救我,能让昨日重现,那样的话,我发毒誓,死也不会再偷偷摸摸做贼似的跟着王俊凯王源了,这特么是傻逼才干的出来的事情啊!


心乱如麻的同时,杜威仍在旁边一声更比一声急地催:“你快点啊!”而王俊凯,居然幸灾乐祸地看了我一眼。


混乱之间,昨天的画面又不合时宜地在我脑海里开始循环播放,我刹那间崩溃,老泪纵横——


“哥,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了,救命啊……救救你小弟……”





fin.

评论(42)
热度(445)

© 生鱼片 | Powered by LOFTER